彩票注册送50元

  • 首页 > 述评>正文
  • 马云没专业、没背景、没原始积累,如何成功的

  • 责任编辑:新商业 来源: 中国商业期刊 2019-05-14 10:41:01
  • 90623500750.jpg

      文/王志纲   智纲智库创始人

      讲到中国这四十多年来的风云人物,马云不可不谈。并不是因为他的事业有多么成功,财富有多么惊人,而是因为他的商业行为对中国乃至世界都产生了深刻影响。他如同齐天大圣一般,“搅得周天寒彻”的性格,也为中国商界带来很多启示。

      有一个很有趣的比较,同为出自中国的世界级企业家,任正非和马云有着截然不同的行事风格:任正非沉稳寡言、高瞻远瞩的形象更符合人们对于企业家的定义;马云却恰恰相反,越是冠盖如云的国际场合,他越是兴奋,越要成为全场的焦点,他走遍世界,所到之处均刮起一股“阿里巴巴旋风”。

      面对各国政要,马云毫不拘束,称兄道弟,言笑晏晏,甚至加拿大总理都请他帮忙卖龙虾;即使面对特朗普,马云也能翻脸不认人,宣称曾经许下的“为美创造百万就业”的承诺随时作废。其所作所为,简直就是一个现代版的齐天大圣,完全不按常理出牌。

      从贵州大山、行伍生涯,到深圳下海最终走出国门,研究任正非的成长轨迹,我们会发现尚且有迹可循。但马云不一样,他就是一个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孙大圣,一个不世出的奇才怪胎。至于说孙大圣的道行究竟从何而来,谁也说不清楚。我试着分析一下,姑妄言之,各位看官也就姑妄听之吧!

      李天王遇上孙悟空

      我最早对马云的印象是在2001年左右。当时互联网创业热火朝天,报纸上连篇累牍的报道,电视上也经常有类似的访谈。

      有一天,我突然在电视上看到一个长相奇怪的老兄,操着一口浙江普通话,说话很幽默风趣,他在电视上讲“什么是风投?

      “风投不是爹,也不是妈,风投是舅舅。如果一个人很可怜,我们都说他姥姥不疼,舅舅不爱,说明舅舅是自家人,钱拿了是不用还的。”这就是当时在北京做黄页的马云,几句话下来,让人印象非常深刻。

      至于日后马云和郭凡生的那段公案,我也很了解。我和郭凡生很熟,郭是一个典型的“白富美”,高干子弟出身,又是名校毕业,而且在体制内混得也是春风得意。从体改委下海的时候,他就已经是司局级干部,再加上口若悬河,门路通达。当两个人以同样的角度切入互联网信息行业时,冲突自然不可避免。

      郭凡生打死也不信自己可能会输给一个尖嘴猴腮的浙江小子,就像仪表堂堂的托塔李天王看不起泼猴一样。在那场争斗中,郭凡生的确占据了主场优势,可谓意气风发,乘胜追击,马云只能灰溜溜地败走麦城。走的时候郭凡生还不依不饶地撂下狠话,说这事没完。

      我当时就下了判断,别看马云暂时撤退了,最后肯定是郭凡生输。

      北京人总是以为他在京畿坐镇就能了解全国,天下风云在握,其实他只知道皇城根下的那点事情。北京刮一阵黄土,他们就以为全中国人民都蒙灰了,这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就是皇城根的人跟其他人最大的差别。

      所以,北京这块土地肯定是成长不起来互联网企业的,官商勾兑、打太极那套体制内的玩法和互联网天生就不搭界。只有广东或者浙江这样的地方才能产生伟大的互联网企业。

      果然,时间是最好的老师。我和马云正面打交道的时候,已经到了2006年。在广东一家媒体举办的活动上,我曾给马云颁过奖。那个时候的马云还只是略有薄名,穿着蹩脚的西服,兴冲冲地来参会。会间我们聊了几句,他一如既往的幽默中藏不住背后的青涩。

      谁能想到这位其貌不扬的老兄日后会一骑绝尘,扬名立万。如果说2006年以前的马云多少带有一些传销讲师的那种忽悠气质,2014年在美国IPO路演中的马云,则完全是一副君临天下的风范。到如今,他更成了中国的形象大使,中国企业家风靡世界的一张名片。

    42970750500.jpg

      孙大圣的翅膀

      作为互联网大佬,马云是一个异类,没有光鲜的履历,也没有名校的背景。马云曾说过一句话,他不懂技术,也不懂互联网。但他为什么能抓住互联网浪潮的机遇,而没有选择做别的生意?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。

      说起互联网,从最初的搜狐、网易、新浪三大门户网站,到后来的“BAT”,快速迭代的时代总会产生很多幸运儿,但幸运也有短和长的区别。如今的门户网站已经黯然失色,即使是同为“BAT”的百度,与“AT”遥不可及相隔着的,不仅是两千多亿的市值,还有整个互联网江湖。

      在我看来,这和人的活法有关。人大致有三种活法:点、线、面。有的人抓住一点,不计其余。比如说张朝阳,抓住一个时代的痛点,就能迅速成为门户网站最大的受益者。

      但是伴随社会前进的步伐,他必须承担被淘汰的风险,毕竟点上的观察尺度太有限,很难做到与时俱进,超越自我。

      就像凯文•凯利说的那样:“在当今这个时代,构成最大威胁的对手一定不在行业内,而是那些行业之外你看不到的竞争对手”。这句话在互联网行业已经被验证。

      阿里在支付领域被微信以“春节红包”的形式偷袭,百度在搜索领域被今日头条以信息流的方式挑战……在其他行业,如制造业、服务业、餐饮业,一生悬命不失为一种令人称道的活法。但在快速变化的互联网行业,这条路会越走越窄。

      除了张朝阳,丁磊、李彦宏也是如此,他们三个代表了一类典型的互联网创业者。

      喝过洋墨水的高材生们,把西方世界的idea和技术与理工男先行先试的行动力结合在一起,再嫁接到中国市场。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膨胀,这批一夜成名的幸运儿们也成为早期互联网神话故事中的男主角。

      其成功的秘诀,无非是复制和克隆。作为点上的专家,他们曾占领了时代的高点,但如果不能自我扬弃和升华,危机迟早会到来,更大的挑战还在后头。

      和他们相比,马化腾就有些不同了。他没有留过学,也不是个纯粹的理科男,他立足于深圳这个纯粹市场化的城市。这里鱼龙混杂,没有文化藩篱,气氛自由,各种赚钱的点子像杂草丛生,商业气息极其浓厚,一个人很难沉下心来搞学术。马化腾当年在深圳读书,成天想着怎么赚大钱,才有了后来的腾讯。

      所以,深圳很难产生好大学。但就是这么一个地方,在逐利中驱动创新,现在居然成了一个硅谷加华尔街加香港的集合体,既有资本,又有创新。

      虽然也是靠拾人牙慧的社交起家,但腾讯没有止步于此,而是依托社交走向纵深。从QQ到微信,再到产业生态的布局,彼时的“抄袭大王”,如今已经实现从全民公敌到寡头一极的转变。马化腾在线上可以说走得很远。

      这条线就是流量。如何占据更多的用户时间,是互联网时代重要的课题,庞大的腾讯帝国正是依托流量这条纵贯线而生,超过10亿规模的流量也成为腾讯最坚实的护城河。

      马化腾之所以比上面三位走得更远,在我看来,其原因也很有趣。因为他不是理科男,不靠技术吃饭,所以他可以更加开放。能走长远的人,往往在点上的专业性不强,不够高大上,这样反而有更大的空间。

      到了“孙大圣”马云,就更荒唐了。他不懂技术,更没有专业背景,完全是一个外行,他就是个想创业的商人,什么都没有。

      如今人们对于聚光灯下的人物,似乎总有一些阴暗的心态,期望找到一些其成功背后的龃龉,以说明自己的蹉跎主要是因为没背景。江湖总有风传马云的父亲是高干云云,这纯粹是误传。他爹担任的最高职务就是杭州戏曲协会主席,一辈子痴迷唱戏。

      要说父辈对马云的影响,可能是表现欲吧。今天的马云总想上台表演,唱歌跳舞也就罢了,玩票都玩上电影了,很多明星来捧场,也算是圆了他少时的舞台梦。但要说父辈对于马云商业上的影响,可以说几乎没有。

      没有专业、没有背景,没有原始积累,马云成功究竟靠的是什么呢?

      平心而论,马云并非一个传统意义的商人。很多人把马云的成功称作屌丝逆袭,其实除了长相,马云各方面的能力绝对远胜于旁人:

      大学时期就担任学生会主席、杭州学联主席。一毕业就进入高校任教,期间当选过杭州十佳教师,1990年就受交通厅的委托去美国,1995年受外经贸部的委托全程接待杨致远。普通人怎么可能做得到?

      换句话说,在大众认识马云之前,他早就已经完成了普通人向成功企业家的蜕变。即使其貌不扬,也很难说是多大的缺点。

      除了相貌,要是再说有其他缺点,就是不够专业了。但马云说,正因为自己不懂技术,所以阿里的技术才最好,对技术人员很敬仰,尊重和热爱技术;也正因为这种不懂,他才能够对人间百态、世相人心的感受比别人更加立体,更加丰满。

      这种人的存活率很低,绝大多数都是人浮于事、浅尝辄止,可一旦成活,就是开天辟地的人物。

      如果说尊容欠佳和不懂技术是马云的两个“缺点”,那么马云同样有两个非常突出的优点:

      第一就是他的讲演才能。这是个需要忽悠的时代,小至对员工的激励,中至对投资者的拉拢,大至对市场的拓展,都需要忽悠能力。把故事讲圆、讲好听是需要天赋的。

      在互联网时代,从愿景变成产品很容易,聚人气才是关键。所以,导流是个大学问,口才就是生产力,马云具备了几乎所有人都不具备的强大生产力。

      马云的第二个优点,就是讲一口流利的英语。讲演能力加上英语水平,这两只翅膀承载着马云越飞越高,飞到了达沃斯,飞到了联合国,飞到了世界各地,成为了中国的形象大使。

      当然这也带来了另一个笑话,马云屡屡在各种重要场合出席,让很多老外都认为中国人就长这样。

      尊容欠佳导致的幽默达观,专业不通导致的开阔视野,再加上流利的英语和极佳的口才,这可能就是马云这个“孙大圣”道行的秘密所在吧。

      三五个浙江

      孙悟空再无法无天,终归是石头里蹦出来的。如果说马云是孙悟空,那么这块石头就是浙江。

      千万不要小看浙江,这可是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海洋、中国民营经济的大本营,也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,才能诞生马云这样的“怪胎”。

      对外而言,全世界有三个浙江;对内而言,浙江又可以分成五个板块。

    99761750500.jpg

      所谓三个浙江,指的是本土浙江、中国浙江和海外浙江,这三个浙江各有3000万人。浙江人只要有点条件,总想自己做老板,因此身家百万千万的浙江籍小老板,遍布全球各地。

      多少年来,浙江都是出俊才的地方,陆游、王阳明、鲁迅、金庸这样的才子说不上俯拾皆是,总归是一派儒雅风流。现在,无数极富商业头脑的浙江人投身于市场经济的海洋,构成了中国经济的又一个发动机。

      所谓五个板块,指的是浙江内部的分野,第一个板块是农耕文明时代的典型浙江,我们管它叫金粉之地,富饶江南的代表——杭嘉湖平原,就是杭州、嘉兴、湖州。

      绫罗绸缎、诗词歌赋、轻歌曼舞、烟柳画桥,各种美好的词都能用在这里,这也是文人心中的人间天堂。但在改革开放以后,一直到2000年前后,这片区域却一直没什么起色,甚至有些衰败。

      虽然衰败,杭嘉湖平原却一直很看不起旁边的温台地区,就是温州和台州,这是浙江的第二个板块。

      这里在历史上属于三不管地带,是海盗和倭寇的大本营,民风彪悍,自力更生,重商轻政,投机取巧。温台人在和平时期出海经商,一旦禁海就去当“快乐的海盗”。直到小平同志第二次南巡以后,温台才真正走到前台。

      第三个板块是宁绍平原,宁波和绍兴。宁绍正好介于两者之间,既不像杭嘉湖是鱼米之乡、金粉之地,也不像温台海生性强悍,但他把这两者结合了起来。绍兴自古以来文人荟萃,当温台远走南洋的时候,绍兴就输出师爷。

      和绍兴比,宁波的文化气息相对淡一点,更重视商业。如果说绍兴是一瓶很好的女儿红,宁波就是更烈一点的黄酒,它的城市口号就是“书藏古今,港通天下”。宁波虽然出过王阳明、余秋雨这样的文人,但骨子里更喜欢的还是经商。

      第四个板块就是金华地区,包括永康、义乌、东阳等。这个板块的特点也很鲜明,既不靠海,又不临近通州大邑,交通非常闭塞。

      匮乏的自然环境让他们天然有商业头脑。义乌有一种贸易叫鸡毛换糖,小商小贩走南闯北走街串巷,以红糖、草纸等低廉物品,换取居民家中的鸡毛等废品以获取微利。

      当鸡毛换糖的小贩们赶上了改革开放大时代以后,他们就开始做创造市场的生意,这就是义乌小商品市场。

      我想这可能和义乌的地理环境有关,做实业没有优势,只能做市场,再加上遇到几个比较好的官员,能够制造政策洼地,做到长远规划,持之以恒,最后产生了巨大的虹吸效益。

      周边的一些制造业重镇,温州、台州、宁波、绍兴等,都放弃了自己做市场的野望,一门心思做好制造业,然后把市场放在义乌,借助这里走遍全世界。当整个浙江举全省之力借助这个平台来释放自己产品的时候,它不想成为世界级的小商品市场都不可能。

      第五个板块是丽水和衢州。这里相对边陲一点,靠近福建和江西的三省交界处。

      无论是三个浙江还是五个浙江,成千上万的小老板们,一起组成了这片市场经济的海洋。

      小商品和电商天生就是同盟军,小老板就像是花果山的猴儿们,呼唤着孙大圣的到来。马云恰好担任了这个角色。

      依托互联网,他服务了成千上万的小老板、草根创业者。从最初的黄页开始,到现在的信息流、物流到金融流融会贯通,马云一以贯之的思维逻辑都是如此。

      中国民营经济嗷嗷待哺,而且极具活力。当大家都去傍大款的时候,谁真正能够服务好这些极具活力的、极具创业精神和动力的、在路上的企业,谁就是未来的老大。

      马云找到了一个为这些草根服务的手段——互联网。通过互联网,他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,开创了一个新时代,打开了财富的大门。

      原来我们可能只关注老虎、狮子,从没关注过那些产业链低端的“猴子”。但通过互联网,马云一夜之间整合了成千上万的个体户。

      成千上万的“猴子”在阿里巴巴这个平台上“淘宝”,它成了全球掌握“猴子”最多的人。马云这个美猴王背后,离不开成千上万只“猴子”的支持,浙江也成为了他的花果山。

      “一个战士不是战死疆场就是回到故乡”,曾经在北京、上海漂泊的马云,最终回到了杭州。马云终归离不开浙江,就像安泰(古希腊神话里的英雄)离不开大地母亲的怀抱。

      最后,马云也成就了浙江,尤其是成全了杭州,如今杭州已经变成中国“互联网+”最发达的智慧城市。马云虽然不懂科技,不懂互联网,但他懂趋势,懂人性,浙江这片商品经济的汪洋大海,最终成为马云破茧而出、扬名立万的舞台。

      不敬天、不礼佛的孙悟空

      “今日欢呼孙大圣,只缘妖雾又重来”。今天我们讲马云,他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作用的结果,这是学不来的,能学的是他“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”的活法。他不像很多企业家活得那么拘谨,那么畏缩,那么严格地遵守士农工商的铁律,见官大一级,言不由衷,身不由己。

      相反,他活得很潇洒、很自在。马云就是那个不敬天、不礼佛的孙悟空。得志时他是齐天大圣,不得志时他是弼马温,是五指山下的泼猴,但绝不是擦鞋舔脚、溜须拍马的虾兵蟹将。

      如今不仅仅是互联网行业,整个中国社会的承受能力和容忍边界,乃至官场的话语尺度都在发生着深刻变化。看起来马云的所作所为带有极强的个人色彩和偶然性,但这种偶然性的背后,是对纵横捭阖、汪洋恣肆、有着强大自信的企业家群体的呼唤。

      像任正非、马云这样的企业家,钱只是实现其价值的手段,甚至也不能单纯用社会责任感来形容,他们更多是在超越国别和政治的层面上,推动民族和社会的进步。这就是企业家的伟大之所在。

      中国的企业家大可以不必畏畏缩缩,民营企业的发展不止有充分的必要性,更有深刻的必然性。百川归海,市场经济必然是最普世的规律,而作为市场经济的直接参与者,企业家和政治家、科学家一样,都有着改天换地的力量。

      有朝一日,中国能够成建制地出现任正非、马云这样的企业家,且不说规模和体量,更重要的是企业家的气度和自我认同意识。

      那无疑宣告着一个伟大时代的到来。

    提示:文章内容仅供阅读,不构成投资建议,请谨慎对待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无相关信息
  • 马云没专业、没背景、没原始积累,如何成功的
  • 幸运的奔驰女、不幸的我们与各行各业的“奔驰4S”
  • 你要关注这三大形势
  • 商业模式不是盈利模式:能赚钱和想赚钱是两回事
  • 对互联网最深的理解是它拥有庞大的新族群
  • 快手是镜子 但我不想做哈哈镜
  • 黄峥符合我对优秀创业者的两个定义
  • 你可以说我low 但你无法忽视我
  • 主编推荐 ...
  • 海底捞舆情互搏背后 以公关手段转移公众视线?...

  • 如何持续不断产出爆款内容?

  • 唐亮:我在宝洁犯过价值十亿元的错误

  • 最新杂志 ...
    滚动新闻 ...
    新闻排行 ...

    风险提示:文章内容仅供阅读,不构成投资建议,请谨慎对待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

    关于我们 | 杂志简介 | 法律声明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我们
    中国彩票注册     E-mail: cbmag@163.com  律师团队: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  联系QQ:360737408
    (C)版权所有 彩票注册送50元     京ICP备13034703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