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票注册送50元

  • 首页 > 随笔>正文
  • 戴面具的人最经受不住的就是时间的考验

  • 责任编辑:新商业 来源: 中国商业期刊 2019-05-14 11:16:11
  • 85318750500.jpg

      戴面具的人最经受不住的就是时间的考验

      谁不是边摔跟斗边成长

      周围人都不知道,章小菲其实并非独生,她还有个同母异父的弟弟,今年17岁。

      妈妈出轨那年小菲刚满5岁,在爸爸外出进修的那几个月,妈妈怀上了另一个男人的孩子。

      事情败露后,小菲妈展现出惊人的魄力,先是一意孤行离了婚,然后在临盆之前挺着大肚嫁给那个大她近20岁的大款。

      小菲爸愤怒不已,觉得无颜再见江东父老,遂带着女儿南下打工。17年了,小菲爸在南方成家立业,而大学毕业后的小菲,选择回到家乡工作。

      一打听,母亲居然在去年因病去世,她嫁的那个大款年事已高,患了老年痴呆症,还没成年的弟弟竟然被大款前妻的几个孩子合力赶出家门,蜗居在附近一个城中村。

      小菲租住的那个小区和城中村仅一墙之隔,治安不是很好。有天晚上她大姨妈突然造访,去楼下便利店买卫生巾,没想到老板居然已经锁了门,隔着卷帘门问了半天才小心翼翼开门,放人进去购物。小菲记得以前,这家便利店是24小时营业的。

      跟老板攀谈了几句才知道,最近这阵子,便利店每每到了晚上,就会遭到歹人蒙面抢劫,所幸现在年轻人都是微信支付宝结账,现金收的不多,但也架不住每次几百上千的损失,人还跟着提心吊胆。于是每晚过了11点,老板就关门了事。

      小菲一听,这还了得,报警啊,有监控有视频,不报警还留着恶人过年吗?

      老板闻言叹了口气,也不是没想过报警,虽然那抢劫犯蒙了面,但他从体态、声音等还是辨认出他的身份,就是住在城中村的一个男孩子,虽然身高超过180,但是年岁不大,好像也就十六七岁。

      他听常来闲聊的房东说过,这男孩身世挺坎坷的,老妈好像是小三上位,年纪不大就死了,爹虽然有钱,却老糊涂了。男孩被原配所生的哥姐赶出家门,在附近一家网吧做网管为生,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,其遭遇还是挺让人唏嘘的。

      便利店老板接着嗟叹道,“我报警倒是很容易,只是这男孩一辈子兴许就毁了,他抢劫的金额虽然不多,可进少管所关个一两年妥妥的,再出来,履历就有了永远的污点。而且听说小孩子进了少管所,在里面毛病就学全了。人嘛,谁不是边摔跟斗便成长。我不报警,也是希望给这孩子留一隙回头的路……”

      章小菲听了这席话,抬头仔细打量了老板一眼。二十八九岁的样子,眉清目朗,儒雅斯文,看着不像生意人,倒像大学里的年轻讲师。

      章小菲留意到,收银台前放着的电脑屏幕上,显示的是英语口语教程。呃,这个老板,看样子不太简单呢。

      内心的憋屈和怫郁

      正是她患癌的最大诱因

      章小菲经人介绍,找到这爿最著名的律师,想为弟弟争取到一些遗产。

      闺蜜沈蓝听闻后翻个大白眼,“这个弟弟不就是害你家庭破裂,背井离乡的罪魁祸首吗?亏你倒还处处替他着想。”

      章小菲不以为然,“这怎么能怪到小孩子头上?他们生他也没征求过他的意见啊!”

      沈蓝笑得打跌儿,“果然一个妈生的比较亲,要是那边的哥姐待他能有你万分之一,他也不至于沦落到这步田地。”

      沈蓝和章小菲在大学做了四年室友,两人又是老乡,好得无话不说,那个律师就是沈蓝介绍给小菲的。

      沈律师是沈蓝的堂哥,小菲跟着沈蓝喊他哥,熟人的关系,沈律师对这个案子格外上心。

      过了一段时间,调查结果出来,他的眉头拧成深深的“川”字。“小菲啊,这个案子有点棘手呢。经调查你弟弟其实是非婚生子,你妈妈跟那个房地产商并没有领证。”

      章小菲惊讶极了,没想到妈妈当年不顾一切抛家舍业,最终还是没能嫁入豪门,到死都是小三的身份。她那么拔尖要强的人,这么些年是怎么撑过来的,内心的憋屈和怫郁,正是她患癌的最大诱因吧?

      沈律师继续分析,“就算你母亲和那个人有事实婚姻,你弟弟作为非婚生子可以分得一部分遗产,可怎么也得等到老头咽气才能提起诉讼。”

      章小菲愣怔了半天,这才艰涩开口,“那您的意思是,我弟弟现在还拿不到一分钱?”

      沈律师瞥她一眼,“你别灰心,你弟弟他还未成年,按理他爸应该每月出一笔抚养费。但也拿不了几个月,他马上就满18岁了。”

      章小菲五味杂陈地回到出租屋。沈蓝正在对镜贴花黄,准备出去约会,临走前像是想起了什么,回头嫣然一笑,“小菲,咱们副总司机小韩好像对你有点意思,跟我打听你好几回了……”

      章小菲懵懂地抬头,“呃?”

      “你知道他是谁吗?就是楼下便利店的老板,白天他爸妈看店,晚上换他自己住店里,我去买东西碰到过几次。”

      章小菲眼前闪过便利店老板的模样,似乎是能跟穿着制服的副总司机重叠起来。怪不得瞅着那么眼熟,又对她格外热络,原来竟是同一家公司的同事。

      沈蓝拎起包包出门,“不过他没什么学历,像你这么眼高于顶的人估计也看不上,对吧?”

      他笑容温润,语气却很坚持

      暴雨,章小菲抱着一沓资料站在公司门口等出租。是她的失误,跟甲方公司对接的时候一份数据出了纰漏,现在需要紧急送过去请对方签字。

      放在平时她骑着自己的小电动摩托,十几分钟就过去了,可现在暴雨如注,骑行过去文件就全部泡汤了。而这种极端天气,不论出租还是滴滴,都不好打。

      急得快要跳脚的时候,一辆灰色奔驰停在她身边。车窗降下,正是副总司机小韩,“要我送你吗?”

      章小菲犹豫,车门已被对方欠身推开,“快!”

      她抱着资料冲了上去,报上地址,有点不好意思,“麻烦你了。”

      “没事,看你在楼下等了好久了,这种天气不好打车的。”

      韩正涛把车开得稳且快。章小菲突然想起来,“陈总待会儿是不是要去机场?”她依稀记得,今天陈总下午的飞机,要飞赴香港谈一个合作项目。

      韩正涛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章小菲有点着急,“来得及吗?不要耽误你的工作。”

      “没事的,陈总还在开会,预计得半个多小时,我开快点,应该能赶得上。”

      屋漏偏逢连夜雨,开到一处桥洞下,那里竖着警戒牌,“此处水深请绕行”。韩正涛迅速倒车,绕行,等到了对方公司楼下,章小菲急急下车,“你先回吧,路上小心!”

      韩正涛依然很淡定,“我等你。”

      “可是我需要对方签字,可能需要十多分钟,我怕你赶不及。”

      韩正涛笑容温润,语气却很坚持,“我等你。”

      章小菲抱着资料迅速跑进公司大楼,急急地按电梯。所幸电梯就停在一楼,而对方主管正等着她来,签字很顺利。章小菲坐电梯下楼,穿行大厅的时候看看表,所用不过五分钟。

      韩正涛果然还等在门外。两人一路风驰电掣赶回公司。章小菲拿着签完字的文件交给经理,从落地窗看出去,那辆灰色奔驰正巧出门,朝着机场方向驶去。

    91523750500.jpg

      好悬。

      想要虎口夺食,谈何容易

      就这样与韩正涛渐渐熟识起来。

      韩有过一次短暂婚史,这点他并不瞒她。他与前妻经人介绍相识,婚后次年生下儿子,却不曾想儿子生下来竟是重度脑瘫,而且长得一点也不像他。最后还是老人留了心,拿着他的头发抱孩子去机构做了DNA检测,证实孩子与他并无血缘关系。

      虽然最后还是离了婚,但他把房、车、存款等都留给女方,因为“她带着一个残疾孩子,很不容易。”

      章小菲对韩正涛的好感又升了一层。一个被戴绿帽的男人,竟然净身出户,对前妻这般处处着想,他的人品,一定错不了。

      能嫁给这样的男人,一生都会很幸福吧。更何况,韩正涛并非沈蓝所推测的“学历很低”。他自考本科毕业,家境也不错,楼下那家便利店是临街的拐角商铺。韩正涛说,这间商铺,是他父母全款买下的,目前保守估值,也在数百万元。他的私车是辆奥迪Q5,据说在黄金地段的高档住宅区还有房产,虽说是个司机,但这样的身家,说是隐形富豪也毫不为过。

      相处半年,韩正涛正式向她求婚。章小菲虽然没有拒绝,但也没有立刻跟他敲定婚期,她才22岁,而且弟弟的事情一直困扰着她。他才17岁,还是应该坐在高中课堂好好读书的孩子,继续放任下去,他这一辈子就真的毁了。

      晴天霹雳是在章小菲和韩正涛拍完婚纱照的次月发生的。沈律师打来电话,说有要事跟她商量。章小菲赶到律师事务所,沈律师看着她一脸同情,“有件事情,我想我必须告诉你。”

      “什么事?”

      “你弟弟,沾上了毒瘾,从原先家里偷了不少值钱东西变卖,这也是对方赶他离家的根本原因。”

      章小菲闻言晃了一下,沈律师伸手扶住她。章小菲被安置在沙发上,紧紧抓着坤包的手指关节泛出惨白色。用力过猛,一枚钥匙扣掉落地面,上面镶嵌着她与韩正涛的婚纱照。

      沈律师替她捡起来,挂在包包侧面,语气沉重,“你说想找时机跟弟弟相认,我劝你还是慎重,吸毒的人毒瘾犯起来六亲不认,你跟他本也没有多少感情,何苦趟这浑水?”

      章小菲煎熬备至。是的,她到现在依然没有做好准备跟弟弟相认,也不知道是否应该按原先计划为他争取家产。如果像沈律师说的,他真的沾染了毒瘾,那么多少金山银山也会被挥霍一空。更何况,那富翁已经日薄西山,家中子女众多,个个都非省油的灯。想要虎口夺食,谈何容易?

      他们的婚姻有点复杂

      回到出租屋,沈蓝对着她欲言又止。章小菲不耐道,“有话快说有屁快放。

      沈蓝神色复杂:“我堂哥让我告诉你,你那个未婚夫,有点问题——”

      “什么问题?”

      “我堂哥几年前曾接过一个离婚案,客户是你未婚夫的前妻,他们的婚姻,有点复杂。”

      原来沈律师看到章小菲和韩正涛拍的婚纱照,一眼就认出韩曾是他一位女客户离婚诉讼案的男主角。

      韩正涛之前曾在政府做事,给一位高级官员做专职司机,临时聘用制的那种。高官看他为人老实勤勉,就将自己的情妇介绍给他为妻。当然,只是名义上的。

      那个情妇跟了高官六年,之前打过好几胎,这次医生说如果再打,将来这个情妇就再没有做母亲的机会了。于是,情妇想把孩子生下来。

      高官原先是不允的,可自己的独子因为跟人飙车出了一场车祸,昏迷了许久,醒来后脑子就有点不够数了。这个孩子来的正是时候,高官不再排斥,并且想方设法安置母子。除了房子车子,还需要正常的家庭,婚生的身份。

      高官想到一向表现宽厚老实的韩正涛。经过试探,韩一口答应帮助领导解决难题。于是高官给了韩一大笔封口费,韩则很痛快地娶了那个女人。

      本来答应等到孩子出生后两人即一拍两散。没想到孩子怀到五六个月,高官失联了。后来才知道是出事,被双规了。正在此时,孩子也查出有比较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。

      情妇想引产,韩正涛却一再怂恿她生下孩子,说孩子是无辜的,错过这个她一生都没法拥有自己的亲骨肉,而高官只是双规,也许会无事释放呢,赌一把。

      赌博的结果是高官被重判无期,孩子除了心脏病,还有先天脑瘫,医生预言活不过半岁。情妇遭受重大打击,几乎痛不欲生。而韩在两人婚姻存续期间设法转走她所有积蓄,最后以孩子非亲生将她告上法庭,要求解除婚姻。

      因为情妇在婚姻关系中属于有过错一方,法庭最后将两人在黄金地段的高档住宅判给了韩,而将另外一处破旧老公寓和开了多年的桑塔纳轿车判给情妇。情妇也曾找过律师帮忙,想要夺回一部分家产。奈何韩做的一切滴水不漏,从法律上根本找不到任何纰漏。

      那个女人失去靠山,紧接着又被骗光积蓄,痛失爱子,最后患上严重的抑郁症,至今还在医院接受治疗。

      由于这件案子是沈律师亲自接手的,属于他从业以来所接过的不多的几桩败诉案例之一,所以至今,他仍然记忆犹新。

      章小菲听到这里,半晌无语。沈蓝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“宝宝,你在听吗?”

      章小菲扯出一个破碎的笑,“你让我缓缓。”

      “很吃惊吧?”沈蓝坐在高高的餐桌上晃着两条大长腿,“比八点档电视剧还狗血!别说你了,连我听了都接受不了。”

      她到底还是太过年轻

      章小菲还没从韩正涛的离奇婚史中缓过劲来,更大的打击接踵而至。

      她的弟弟,出大事了。这次不是别的违法犯罪,而是一桩命案。他在深夜拦路抢劫,对方剧烈反抗,竟然被他一刀割断颈动脉,当场身亡。

      章小菲听到这个消息两股战战,全身瘫软。正在这时接到韩正涛的电话,“菲菲,你记得我曾告诉你城中村那个男孩抢劫便利店的事情吗?”

      “嗯。”章小菲抹了一把脸,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泪流满面。

      那边还在喋喋不休地讲着,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那个持刀抢劫的小子今天终于被捕了,他杀了一个人。警方在电视上做了通告,让受过他迫害的人都去警局举证,好做量刑依据……”语气中压抑不住的兴奋。

      章小菲沉默了半晌,问他,“那你,准备去吗?”

      “当然,我看到新闻的第一时间就去了,刚从警局回来,这回报案也不怕了。菲菲啊,你不知道那种人都是亡命之徒,之前我不报案,也是怕他出狱之后会报复。”

      后面的声音化成一阵嗡嗡之声,章小菲什么都听不见了。过了良久,她划过挂机键,颓然地,仰身倒在床铺上。

      她到底,还是太过年轻。不明白人性的复杂,有时会以多种伪善的面目现身。所有的斗争、博弈、合作亦或付出,可能只是为了利益的最大化,或者更多的索取。

      一个戴着面具的人,最经受不住的就是时间的考验。她很庆幸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,没有早早答应他的求婚。现在抽身,应该还能来得及。

    提示:文章内容仅供阅读,不构成投资建议,请谨慎对待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    猜你喜欢

    无相关信息
  • 戴面具的人最经受不住的就是时间的考验
  • 能够信马由缰地爱一个人才是最大幸福
  • 他们的回忆没有皱褶 她却用离开烫下句点
  • 聊天的内容会暴露你的水平和前程
  • 汽配电商从业者的反思:后市场上演冰与火的游戏
  • 棋逢对手,这一辈子应该很有趣
  • 我认识的两个创业者,一个出家了,一个抑郁了
  • 绩效主义是企业的脓包
  • 主编推荐 ...
  • 海底捞舆情互搏背后 以公关手段转移公众视线?...

  • 如何持续不断产出爆款内容?

  • 唐亮:我在宝洁犯过价值十亿元的错误

  • 最新杂志 ...
    滚动新闻 ...
    新闻排行 ...

    风险提示:文章内容仅供阅读,不构成投资建议,请谨慎对待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

    关于我们 | 杂志简介 | 法律声明 | 广告刊例 | 联系我们
    中国彩票注册     E-mail: cbmag@163.com  律师团队:北京正大律师事务所  联系QQ:360737408
    (C)版权所有 彩票注册送50元     京ICP备13034703号-3